您当前的位置 : logo文化 > 艺术 > 正文
投稿

央华版《如梦之梦》最大的惊喜是什么?

2021-07-09 15:49:33 来源:北京青年报

近日观看了央华版《如梦之梦》九城巡演成都站首场演出,作为一个自2013年起看过了三四版、五六遍《如梦之梦》的观众,用一句话总结这版的观感:在之前版本艺术水准的基础之上有提高和成长,在充分尊重文本的前提下有重塑。

本版在文本、舞台形式、审美等方面均保持之前版本未作改动,但戏剧节奏、表演细节、台词处理这些“务实”的方面,变化比较明显。虽然无任何删减,但上本时长缩短20分钟,下本缩短15分钟,减少了一些不必要的停顿和等待,大部分演员台词非常清晰,表演逻辑更明确,所以信息量、看点和吸引力反而有所增加,曾经面目模糊的副线人物一个个都有了存在感,起到了他们应有的作用,剧本里一些巧妙的草蛇灰线和弦外之音随之更好地传递给了观众,让整体呈现更为饱满丰富。

故事以老年顾香兰手中摇铃作为开始和结束,前版是几场大梦的起伏交错,是时空流转中串起又散落的浮光掠影;本版是全然入梦,是沉浸于每一个角色的生命脉络,形影不离地跟随他们走完这一趟如梦的旅程。这两种体验自然各有其妙处,然而,梦的魅力在哪里呢?在我看来,是忘了自己在做梦,是摆脱时空的桎梏,在无比真实却又不可思议的故事里自由穿行。

这样的变化超出我的预期,甚至相当意外。众所周知,本版“如梦”演员阵容有了很大调整,也引起过一些争议。对于一部已经演了八年、各方面成熟稳定的剧目来说,进步的空间可能还不如退步的空间大。此前很多持怀疑态度的人,包括我,都预判这一版很难合格地完成前版的准确复刻。然而在看过之后,我认为,这不是复刻版,而是重塑版,几乎每一个角色都有成长,有对文本更加深入的解读,甚至有令人信服的更新与颠覆。

最大的惊喜

给我最大惊喜的是张亮版的伯爵亨利·杜象,这是一个与之前截然不同的伯爵。金士杰塑造的伯爵珠玉在前,行云流水自成一格,让我喜欢到可以忽略对伯爵人设的种种疑惑。张亮饰演的伯爵形象符合法国贵族的气质与风度,他并没有模仿金士杰,而是重新塑造了另一个合理并可信的伯爵。金士杰的伯爵透着一种一切都可以得到也可以抛弃的城府与狡猾,张亮更像个世袭爵位的败家子儿,是个浪漫、冲动、软弱和决绝并存的复杂矛盾体。顾香兰不仅是他决心收入囊中的瓷娃娃般的收藏品,也是在天仙阁敬茶那一刻意外点燃他无聊人生的美丽火花。这种变化从伯爵与香兰的第一场重头戏——“你、我、法国”,就已经非常明显,前版中,我看到的是较量,是伯爵为了说服和拥有,步步紧逼让香兰在犹豫中匆忙决定;本版中,我看到了丝丝缕缕情愫的牵引,她想改变命运,他想逃离婚姻,两个人语言不通鸡同鸭讲却越说越急切激动,至少在某一个瞬间,是一个刚开始体会爱情的女人与面前眼神炽热的男人一拍即合,有了这一层意思,再听香兰匆匆讲出的那句“他的眼神跟德宝一模一样”,会让人更清楚地意识到,此处是她远走的巨大助推,也是随后一切勾连辗转的开始。

从伯爵和顾香兰的故事线本身来看,前后两版的诠释都成立,也都能够为伯爵的一系列举动以及到法国之后的转变提供符合人物行为逻辑的合理动机,然而区别之处在于,细节刻画的精进和层次的深挖,除了让伯爵的形象更为丰满立体,也能更好地与剧作中深埋浅藏于各处的台词线索对应,并在尾声处更加深刻地领悟到伯爵在整个轮回中的作用及意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伯爵是香兰追寻的起点,也是五号追寻的终点,于是,当五号、顾香兰和伯爵三人临终、三个时空、三张病床一字排开时,前世今生的脉络便清晰起来,五号与顾香兰隔空对视的暧昧,以及五号在那片湖中“看见自己”的奇异,其实都是始终贯穿在这一场梦中的精神力量。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冯宪珍也塑造了与以往版本完全不同的老年顾香兰。其实,老年顾香兰在下本才算正式出场,并且大部分时间只是叙述者,只有一头一尾两场病床戏比较重,开头看到一个牙尖嘴利甚至有些泼的老年顾香兰,我还很不习惯,但是随着她在叙述中逐渐回到记忆深处,她的温柔和坚韧也慢慢散开,直到最后去世一场,我看懂了这个女人后来的故事,我看懂了她身上历史的尘埃,也看懂了她一切的领悟以及最后与亨利和她自己的人生握手言和的来处。短短几场戏中,她让顾香兰的晚年人生更加完整,也增添了几分唏嘘。

科班的悖论

赖声川曾经说过:舞台的绝对魅力在于它的现场性。要我说,舞台的绝对灾难也在于现场性。演员一个呼吸节奏的不同,一个抢拍一个拖延,都会给对手造成影响,并把戏带往不同的走向,所以舞台表演对于表演者收放自如的准确表演和稳定输出有更高的要求,面对戏掉地上或者刹不住车的情况,没有办法喊停。

这一版“如梦”的演员阵容让人起疑绝对可以理解,毕竟新加入的主演中,张亮、肖战、黄璐、葛鑫怡等都不是舞台表演科班出身,也没有多少舞台经验。但话说回来,全国的戏剧类专业每年毕业那么多人,上了台也并不是全都合格,能出彩的就更少。我也曾经在太多戏里看过演员因为过度兴奋、慌张或者自信,而抑扬顿挫吼完全场,留给观众绕梁三日的头疼。放眼全世界,科班都不是成为好演员的必要条件,阅历、领悟力、共情力与表演技巧同样重要,甚至如果缺乏前三种素质,徒有技巧往往也是短暂而空虚的。

央华版《如梦之梦》成都场演员总体临场表现,是可以打消此前疑虑的。仍然以最大惊喜张亮为例,伯爵优雅、佝偻等各种仪态与他作为职业模特积累的对形体的控制力不无关系,时时流露的法国人的高傲是他平时仔细观察并运用到角色身上的细节,对于伯爵舞台动作的理由、台词的潜在意义以及处理方式,他会经过充分的思考和尝试,不停地寻找。而且他脑子里时刻绷着一根自省的弦,对于准确度的要求也很高,每场演出结束后都会清楚地报告自己表演上的调整变化甚至包括观众反馈的效果。伯爵这个角色和张亮本人以及他以往的舞台和影视角色全无相似之处,能够达到这个水准,确实让人刮目相看。

肖战扮演的青年五号同样超出预期并让人放心。首先,作为演员,他的台词清晰度、表达的准确度和表演力度的控制等都算合格。这并不是说他演技出神入化,也不是说他从此可以顺利胜任其他舞台角色,只是就青年五号而言,他是非常适合的。这个角色并不需要演员刻意展现演技,反而需要拿出干净通透、毫无杂念、绝不自我沉溺的状态,才是对的。真,就不会错。这个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有一种人,无论人生经历过什么样的浮沉,无论是三十岁还是八十岁,都可以保持一颗赤子之心,这是天赋,也是心态,或许还有悟性,在前后两版青年五号身上,我都看到了这样的气质,非常幸运,也非常可贵。

从第一版就陪伴着《如梦之梦》的“中年顾香兰”许晴,仍然在舞台上延续着女神不灭的传说,演戏时情绪总是过于饱满的闫楠这次担纲中年五号,平静中增添了不少魅力。黄璐的江红一口北京话和大大咧咧的劲儿挺到位,只是叙述沉船一场过于轻描淡写,或许神经大条是在异乡独自生存以及遗忘所必需的能力吧。

在主演之外,本版的群戏也有明显提高,虽然仍然存在表演风格混杂的问题,但整体平衡尚可,每个角色都给出了更为精致的表现,也在节奏上与对手有了更加流畅的配合,这才是提升戏的总体质量的关键。而达成这一点的关键,则是知易行难的一件事:有效排练。

努力总是没错的

舞台剧演员在上台之前是需要进行大量重复性排练的。台上的每一秒钟都不是信手拈来,而是要经过排练场上反复的琢磨、修正与确认。本版由于有很多新演员的加入,也让制作方下决心在排练上下功夫,从文本入手,把戏调整到更好的状态,此次的提高和进步也正是全体演员及主创在两位导演的严格要求下集中排练的结果。本次开启巡演之前,全体演员一起排练21天。巡演到第三站,每场演出结束后的总结、笔记、提醒仍然在进行,确保稳定输出并及时改正错误。有的演员没有任何台词,只是上台走圈,下来也会领到导演的纠错或改进意见。这是一项很辛苦、不为人知又未必能短期看到效果的工作,却是打造好戏必须要持续进行的工作,也是太多戏现在不再进行的工作。为了追求更好的艺术水准而做出切实的坚持、努力和尝试,总是没错的。

在观剧之前,我对这个版本非常不看好,看过之后,我无法否认它的提高。不能说这版《如梦之梦》完美无缺,也不能说所有演员都没问题,但我在想,这世界上或许并没有永远不可超越的经典,因为你也不知道后来的人还会做什么,还会有什么地方做对了,或许是碰上了运气,也或许是为了要把戏做好而不懈努力的回报。

这一版《如梦之梦》在前所未有的纷扰嘈杂中揭幕,它的进步来自一条条笔记和一次次排练的点滴累积,是最扎实的。唯一遗憾的是,它没办法被更多喜欢舞台、喜欢《如梦之梦》的观众看到。(尚晓蕾)

文章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zgsj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商界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商界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商业 / 家居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免责申明|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5 - 2020  中国商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5997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