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logo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投稿

最高法首次提审错误执行国家赔偿案

2018-07-02 10:24:28 来源:新京报

丹东一公司因丹东中院错误执行申诉至最高法;最高法认定丹东中院向该公司支付国家赔偿300万元

辽宁省丹东一公司因为丹东中院的错误执行行为申请国家赔偿,在申请被驳回后,案件一路申诉到最高法。近日,最高法赔偿委员会就这一案件组织公开质证并当庭调解结案。最终结果为,丹东中院向该公司支付国家赔偿300万元,同时该公司放弃其他国家赔偿请求。

记者了解到,该案件是最高法赔偿委员会提审的首例错误执行赔偿案。

据悉,本案由一个民事案件的执行行为引发。2007年,在一件民事案件审理期间,丹东中院依申请查封了丹东轮胎厂(该案被告)土地6宗,后判决该轮胎厂向丹东益阳公司偿还欠款422万元及利息。

但在强制执行期间,因政府职能部门根据市长办公会决议发布将轮胎厂土地挂牌出让的公告,于是丹东中院裁定解除对土地的查封。

随后,查封的6宗土地被出让,但出让款4680万元均被轮胎厂用于偿还职工内债、医药费及其他普通债务等,未用于清偿对丹东益阳公司的欠款。

于是自2009年起,丹东益阳公司多次向丹东中院提出错误执行赔偿申请,但该院未在法定期限内作出赔偿决定。

2015年,丹东益阳公司向辽宁高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但在辽宁高院赔委会审理期间,丹东中院以轮胎厂暂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为由,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此后,辽宁高院赔委会以民事执行程序尚未终结,不符合国家赔偿立案条件为由,决定驳回丹东益阳公司的国家赔偿申请。

丹东益阳公司不服,并向最高法赔偿委员会提出申诉。最高法赔偿委员会审查后,决定提审本案并组织公开质证。

质证期间,合议庭组织丹东益阳公司和丹东中院进行协商,促使双方当庭达成赔偿协议,丹东中院给予丹东益阳公司国家赔偿300万元,丹东益阳公司向丹东中院申请撤回民事案件的执行,由丹东中院裁定民事案件执行终结。

此案如何一路“打到”最高法

2009年起 丹东益阳公司多次向丹东中院递交国家赔偿申请。

2013年8月 丹东中院立案受理,但一直未作出决定。

2015年7月 丹东益阳公司向辽宁高院赔偿委员会申请作出赔偿决定。

2016年3月 丹东中院作出执行裁定书,认为丹东轮胎厂现暂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

2016年4月 辽宁高院赔偿委员会驳回赔偿请求人丹东益阳投资有限公司的国家赔偿申请。 随后丹东益阳公司不服向最高法赔偿委员会提出申诉。

2018年3月 最高法作出(2017)最高法委赔监236号决定书,决定本案由最高法赔偿委员会直接审理。

2018年6月 最高法赔偿委员会裁决,丹东中院向丹东益阳公司支付国家赔偿300万元。

焦点1

丹东中院解封行为属执行行为

最高法赔偿委员会认为,本案基本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申诉双方没有实质争议,但双方在法律适用方面有3个争议焦点问题。

首先引发争议的就是,丹东中院的解封行为,在性质上属于保全行为还是执行行为?

记者了解到,在质证的过程中,丹东益阳公司认为,丹东中院的解封行为不是该院的执行行为,而是该院在案件之外独立实施的一次违法保全行为。对此,丹东中院予以否认。

最高法赔偿委员会认为,丹东中院在审理益阳公司诉丹东轮胎厂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过程中,依法采取了财产保全措施,查封了丹东轮胎厂的有关土地。在民事判决生效进入执行程序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第四条,诉讼中的保全查封措施已经自动转为执行中的查封措施。因此,丹东中院的解封行为属于执行行为。

文章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乌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乌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550-82200000   服务QQ:5997 34971  网上投稿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乌海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