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22年后再现撤县设市 海安之后又是谁- 乌海网
您当前的位置 : logo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投稿

江苏22年后再现撤县设市 海安之后又是谁

2018-05-17 11:01:38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时隔22年经济大省江苏再现撤县设市,海安之后下一个会是谁

5月15日,江苏省人民政府网站正式发文,根据国家民政部相关批复,经国务院批准同意,撤销海安县,设立县级海安市。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江苏上一次撤县设市动作还是1996年8月,撤销大丰县,以其原辖区域设立县级大丰市(现已改为大丰区)。

二十多年的停滞源于国家层面的整体调控。1997年,国务院暂停实施撤县改市政策,直到2016年才缓慢开放。

这是为了防止盲目“一拥而上”。对于地方政府来说,从“县”到“市”,在产业定位、资金扶持和招商形象等方面将更具优势,各地对于撤县设市也往往有“政绩冲动”。

目前,在国家重新放开之后,撤县设市已被冠以严苛的标准和程序。因此,在多地排队等待审批的情况下,能够较早“冲出重围”的县城,被认为条件相对更为充分。

作为经济大省,百强县遍地开花的江苏,海安撤县设市或许只是新一轮的起点。接下来,谁有实力和条件成为下一个幸运儿?

重启撤县设市,海安在省内拔得头筹

江苏是县域经济大省。在任何一份县域经济百强名单中,江苏都是主角之一。

以工信部下属某智库2017发布的名单为例,江苏包揽了全国县域经济百强中的17个。17个城市中,当时有两个是“县”,一个是海安,另一个则是如东。

随着海安正式升格为市,如东成为南通目前仅存的下辖县。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如东和海安的撤县设市工作原本同步进行。

据公开报道,2016年8月,南通市委全会上,讨论通过了市民政局关于提请市委全会审议同意海安县、如东县撤县设市区划调整的报告,同意按程序报批。

然而,海安还是先如东一步。在南通市民政局官网公布的2017年1~3月工作安排中,有“指导海安撤县设市”一条,但并没有出现如东。

南通市民政局区划地名处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撤县设市有相应的标准,要根据经济体量等指标分批进行。

至于如东是否正在江苏省政府或民政部“排队”,该负责人表示暂不方便对外说。

澎湃新闻统计发现,江苏的县城目前均集中在长江以北地区。南京、苏州、无锡、常州和镇江,在行政区划上已经没有了“县”。

南京在五年前还曾有溧水、高淳两个县。2013年,溧水和高淳双双撤县改区。南京目前下辖11区,没有县或代管县级市。

潜在的接力者有哪些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官方表态推进撤县设市的还有淮安市盱眙县和涟水县。盱眙因龙虾产业而闻名天下,涟水人口近百万,是位于苏北腹地的大县。

据公开报道,2015年底召开的中共淮安市第六次代表大会上透露,淮安将进行新一轮行政区划调整,其中包括“加快盱眙、涟水撤县设市步伐”。

5月15日,澎湃新闻从淮安市民政局了解到,最新的情况是,盱眙撤县设市的申报材料已经上报,正排队等待批复中,而涟水目前尚未递交相关申报材料。

盐城市建湖县和阜宁县撤县设市的动作也有公开资料可循。

澎湃新闻检索盐城市政府官网获悉,2017年6月,盐城市政府办公室发布该年度全市新型城镇化重点工作任务分解表。

其中,涉及盐城市民政局的重点工作有,推进中小城市培育试点,积极创造条件,加快推动具备条件的县有序设置为市,建湖、阜宁撤县设市请示报省政府。

发布的文件显示,阜宁县申报材料已报国务院并批转至民政部。

“水晶之乡”、连云港市经济强县东海县也正在推进撤县设市。据连云港市政府官网,5月8日,市委书记项雪龙赴东海县调研,并召开座谈会。座谈中,项雪龙提及东海要“加快撤县设市步伐”。

此外,人口大县宿迁沭阳以及徐州沛县,也曾传出有撤县设市的意向。

澎湃新闻记者分别从宿迁市民政局和徐州市民政局获悉,沭阳和沛县在新一轮撤县设市中尚未递交相关申报材料。

有序控制设市步伐

“一拥而上”后暂停,时隔二十年再重启,政策层面早有准备。

据公开报道,2016年5月,国务院出台了全新的《设立县级市标准》,半年后又印发了《设立县级市申报审核程序》。

根据国家设市标准,拟设立县级市需参考21项具体指标,比如人口指标、区域经济指标、城区资源环境基础设施指标、区域基本公共服务指标等等。

对于县域来说,并非简单满足城区人口多,或经济综合实力强即符合撤县设市条件,城市各项硬件实力也必须过关。

此外,《设立县级市申报审核程序》规定,申报设立县级市的请示应当一件一报,同一省级人民政府申报的请示在没有办理结果之前,原则上不应呈报新的请示。

在如此标准和程序下,全国,尤其是同一省份“一窝蜂”撤县设市的现象将不复存在。

不过,严格控制并不意味着撤县设市本身不被认可。在推进新型城镇化的大背景下,有条件的地方经济中心撤县设市,无疑将发挥更好的带动效应。

经济学教授冯俏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一些大县、强县早已是事实上的城市了,需要在行政身份上进行明确,重启撤县改市的重要性和紧迫程度不亚于开放二胎。

撤县设市被公认的优势在于,市比县的行政管理范围更宽,权限更大,撤县改市有利于招商引资,更容易争取到更多项目、资金和政策等等。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也有不少专家学者认为,很多县事实上还不具备设市条件,比如产业体系的转型还没有跟上,居民的“城市意识”还没有跟上等等。

还有学者提出,从一些城市化水平极高的发达国家看,县仍然是固定的行政单位,城市化并不意味着对县的急切抛弃。

因此在业界普遍看来,新一轮撤县设市必须保持应有的清醒和谨慎。这也是通过政策控制有序推进撤县设市的原因和初衷。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乌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乌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550-82200000   服务QQ:5997 34971  网上投稿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乌海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