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体”音乐剧《我的遗愿清单》看哭观众- 乌海网
您当前的位置 : logo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投稿

“话剧体”音乐剧《我的遗愿清单》看哭观众

2018-03-26 11:36:49 来源:网易新闻

音乐剧《我的遗愿清单》在上海演第一轮时,很多观众看哭了。

“话剧体”音乐剧《我的遗愿清单》为什么看哭了观众

《我的遗愿清单》剧照

《我的遗愿清单》的主角是两个19岁少年——从少管所出来的叛逆少年杨晓宇、患了重病死期将至的刘宝,他们结伴而行,一起执行“遗愿清单”。

年轻的生命还未来得及绽放便消逝,这种陨落或许更容易勾人落泪。导演马达记得,有个浑身都是纹身的女孩看完戏,哭得不行,“戏后我们聊了聊,我之前还觉得她挺酷的呢,看了微博才知道她得了绝症,时日不多了。”

3月21日-4月1日,由上海文化广场剧院管理有限公司制作的《我的遗愿清单》中文版,在上海大剧院中剧场展开2轮巡演,这一回,又有多少观众会被看哭呢?

“话剧体”音乐剧《我的遗愿清单》为什么看哭了观众

《我的遗愿清单》剧照

排完戏更惜命了

人生只有一次,如果死期将至,不能尽情做完所有想做的事,该有多遗憾?

《我的遗愿清单》便围绕这样一个主题展开:叛逆少年杨晓宇承受不了生活压力,萌发轻生念头时遇到了老同学刘宝,刘宝身患绝症,想在死前完成一份“遗愿清单”,两人误打误撞,开启了一趟意想不到的旅程:开演唱会、揍讨厌的人、和爱豆结婚、用最浪漫的方式追求喜欢的姑娘、设计自己的葬礼……

《我的遗愿清单》源于韩国同名作品,在公演初期被认为是“高度认识生命意义”与“预防青少年自杀”的最佳题材。中文版沿用了韩国版的制作,由导演何念、马达共同执导。

“19岁少年得了绝症,第一反应是要挣扎,他还想往前冲,还想努力活下去,在这个过程中,他点燃了另一个厌世少年的生活欲,这对双方来说都是一种救赎。”在导演何念看来,这正是这部音乐剧的迷人之处,“年轻人对死亡的探讨可能更轻松,他们会用调侃的方式面对这个终极问题。”

“第一轮演出时,大家都是奔着轻松来的,最后哭得够呛。”导演马达调侃,自己上学时就喜欢拍悲剧,《我的遗愿清单》涉及到生死问题,他们便想用更轻松的手法讲故事,结果还是没挡住观众哭,“每一场演出都有人哭,尤其是女孩。”

一会喜一会悲,马达也不太确定哪些段落最让观众感动,“随着剧情发展,刘宝的生命走到尽头,大家对刘宝注入了感情,当他要离开,自然会感动。跟演员也有关系,大家很心疼他。”

主演刘宝的张志,便是马达口中的“他”。张志毕业于浙江大学新闻系,并不是表演专业出身,却在演戏方面有浑然天成的自然和生动,早在为话剧《撒娇女王》面试演员时,马达便被他震住了。

“话剧体”音乐剧《我的遗愿清单》为什么看哭了观众

《我的遗愿清单》剧照

“他更真实,学过表演的人反而会有去演、去处理角色的杂念,张志是完全靠自己的体验来演出的,所以他每次演戏都很痛苦,就像真要死了一样。”马达笑说。

在《狮子王》《Q大道》等音乐剧里,张志都有过不错的亮相,《我的遗愿清单》是他第一次担纲主演这么沉重的戏。

“来演之前我有点忐忑,不知道该怎么演,没有方向感,导演给了我很大空间,让我自己去琢磨。”第一轮演出时,张志对生死的概念还很模糊,总觉得这事离自己很远,演到第二轮,他对死亡有了不一样的理解。

问他演这样沉重的角色,会不会伤着自己,他直言“不会”,“你平时很难有这种感觉,比如你生活上有很多压力,但表演可以释放你的压力,你一旦投入到一个角色,这个人其实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你会借助他的情感去发泄你平时的情绪,演完后会觉得更轻松了。”

“大家都更珍惜生命了,不挥霍时间了,不太熬夜了。”排完这部戏,马达笑说自己更惜命了,“这就是我们这一行的嗨点,当你活不到那个层次,你可以通过角色去感悟当事人的痛苦,就像再活过一遍一样。你可能没有他了解得那么透彻,但至少能了解百分之五六十吧。排戏对人生也挺有帮助,可能突然有些事,你因为排一部戏就想开了,不再钻牛角尖了。”

“话剧体”音乐剧《我的遗愿清单》为什么看哭了观众

《我的遗愿清单》剧照

小制作更受欢迎了

从一轮演到二轮,针对观众反馈,《我的遗愿清单》做了不少调整。

比如,舞台深度变浅,演员与观众的距离更近了;演出时长从最开始的1小时50分钟,删减为1小时35分钟,剧情更紧凑,观众入戏也更快了。

不同于常规音乐剧拼命往热闹了做,追求大灯光、大舞美、大音响,《我的遗愿清单》不管是演员数量还是舞美设计,都是往小了靠,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马达观察,中国音乐剧的市场越来越好,看多了百老汇式热热闹闹的大部头作品,观众也想坐下来,静静地看一部直诉人类本质的青春剧。

《我的遗愿清单》还有一个特点,这是一部“话剧感”颇重的音乐剧。

马达坦诚了这一点,“音乐剧分很多种,舞剧体的有《猫》,歌剧体的有《悲惨世界》《歌剧魅影》,戏剧体娱乐性强的有《保镖》,话剧体音乐剧现在比较火,因为它更亲民。大音乐剧不是观众不愿意看,而是听着累了,尤其是很多法国音乐剧,视觉很漂亮,但听的时间长了大家就要歇一会。”

在马达看来,《我的遗愿清单》之类的话剧体音乐剧,可能更适合中国观众,“叙事的时候就用语言输出,当情感出现高潮,语言又铺垫不了,就用音乐去烘托,带领观众进入那个情绪。这种音乐剧形式有利于语言的叙述性和音乐的抒情性相结合。”

某种程度上,这种音乐剧形式也是受韩国影响。

“韩国音乐剧有一个特点,音乐的结构性没有歌剧那么强烈,他们更注重观演体验——我保证这首歌好听,观众听了舒服,又符合剧情。韩国大部分音乐剧都是以单曲形式出现的,迪士尼的童话故事也是以单曲形式出现,像《冰雪奇缘》,每一首歌的主题都是不连贯的。”

“话剧体”音乐剧《我的遗愿清单》为什么看哭了观众

《我的遗愿清单》剧照

“众口难调,有些观众听惯了歌剧体音乐剧可能会不习惯,他会和你聊音乐的结构,吐槽语言太多了。但我始终相信,中国人口多,口味也不一样,大家各取所需吧。”

在亚洲,不管是质量还是数量,韩国音乐剧的快速发展都有目共睹。将《我的遗愿清单》从韩文版改编为中文版,马达对韩国音乐剧也有了更直观的体验。

“韩国的市场更紧凑,因为观众基数少,他们(主创团队)比我们更能体会观众的观感。观众直接决定了票房,在韩国即便是好戏,竞争都会非常激烈,更别说烂戏,根本没人买票。”

马达笑侃,“我们做原创音乐剧,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不断有国外音乐剧往中国市场涌,但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见多识广,学习机会多了,在这条路上会走得越来越远。”

文章来源:网易新闻 责任编辑: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乌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乌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550-82200000   服务QQ:5997 34971  网上投稿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乌海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