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收藏
投稿

潘金莲之死:一盘瓜子引发的血案

2016-05-19 10:47:01 来源:乌海政府网 作者: 责任编辑:晓文
文 | 齐婴宁
2

  文 | 齐婴宁

  本文经十五言授权转载。

  1

  “容嬷嬷”李明启在《水浒传》中饰演王婆,为了更好地表现她“牙婆”那种三姑六婆本性,出场时在嗑瓜子。小说里没有这么写,反倒是《金瓶梅》里潘金莲是这样出场的:

  这妇人每日打发武大出门,只在帘子下磕瓜子儿,一径把那一对小金莲做露出来,勾引的这伙人,日逐在门前弹胡博词扠儿鸡(两种均为少数民族乐器)。口里油似滑言语,无般不说出来。

  潘金莲、武大本住在张大户家宅内房,让潘嫁与武大,本也是图着自己继续享用金莲,谁知这张大户一命呜呼,潘武二人被赶出,寻了紫石街西王皇亲房子,赁了内外两间居住。这房子当街开,潘虽对武大看不过眼,但是也算自立门户。武大每日挑炊饼出去卖,早出晚归,潘在家别无事干,一日三餐吃了饭,打扮光鲜,自然要在那帘儿下站,美总是要展示的。美人单单斜倚帘下,顶多是去年今日此门中,桃花依旧笑春风。放在世俗金瓶梅中的美人儿总要有点道具的,不然太不生动。于是潘金莲磕瓜子,人若有所思,有所期待时,手里或嘴里总要有点儿东西,或许也并不期待着什么,但是又似乎是蠢蠢欲动,总觉得得有什么大事发生。就像王彩玲嘟囔的,

  “每年的春天一来,实际上也不意味着什么,但我总觉得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似的,但我的心里总是蠢蠢欲动,可等春天整个都过去了,根本什么也没发生……我就很失望,好像错过了什么似的。”

  潘金莲没有错过什么。武大在紫石街住不牢,要往别处搬移。金莲将自己钗梳拿出去凑下十数两银子,典得县门前楼,上下两层,四间房屋居住。第二层是楼,两个小小院落,甚是干净。在这里潘金莲开启了她的另一段人生,见武松,杀武大,遇西门庆。

  倚着门慢慢磕瓜子总还有一种美人思良人归的意象。与潘金莲第一次出场磕瓜子不同,《金瓶梅》还写过两次倚着门磕瓜子的情景。一个出现在第16回,写李瓶儿。元宵节,李瓶儿邀请西门庆家的女眷去她新买的房子看灯赏玩,自己偷偷让小厮给西门庆递了贴,晚夕等着他赴席。此时的李瓶儿还是春风得意的,对自己的人生充满期待,花子虚已死,带着这偌大的家产嫁自己可意的人。所以李瓶儿这时的等待是自信的,小说里先写西门庆进来,接着便是西门庆视角:

  李瓶儿堂中秉烛,花冠齐整,素服轻盈,正倚帘栊,口中磕瓜子儿。见西门庆来,忙轻移莲步,款蹙湘裙,下阶迎接。

  这里的李瓶儿完全是一种静态的。虽两人之后的温存中,亦是把姿态放得极低,“休要嫌奴丑陋”“情愿铺床叠被,死也甘心”,一面说着还满眼落泪。但总归二人新鲜感还未过,后来李瓶儿生子后,两人的相处模式更像寻常夫妻。因此李瓶儿磕瓜子,总归是静的,连他这夜里因着玳安口甜,也是:

  即令迎春拿二钱银子,节间买瓜子儿磕。

  李瓶儿是施予者。从没见文本里是有人要送瓜子儿给李瓶儿,或许这点物是对她根本不是什么。而潘金莲却出现过。

  与李瓶儿相对的,72回潘金莲也有一处边磕瓜子边等西门庆。当天西门庆去王家与林氏鬼混了一场,吃酒到二更,已带半酣方才回。入潘金莲房,发现:

  原来妇人还没睡哩,纔摘去冠儿,挽着云髻,淡妆浓抹,正在房内倚靠着梳台脚,登着炉台儿,口中磕瓜子儿等待。火边茶烹玉蕊,卓上香袅金猊。见西门庆进来,慌的轻移莲步,款蹙湘裙,向前接衣裳安放。西门庆坐在床上,春梅拿净瓯儿,妇人从新用纤手抹盏边水渍,点了一盏浓浓艳艳芝麻盐笋栗系瓜仁核桃仁夹春不老海青拿天鹅木樨玫瑰泼卤六安雀舌芽茶。西门庆刚呷了一口,美味香甜,满心欣喜。然后令春梅脱靴解带,打发在床。

  整个的一段与李瓶儿相同处便不说了,只说这不同,与李瓶儿明确知道西门庆会来不同,潘金莲是不确定当日西门庆一定会去她房的,虽然白日里她有听西门庆说过什么。但是她依然没睡,而才摘了冠,挽着云髻,磕着瓜子儿等待。或许这种等已经成为她必备动作,只是相比之前那种生龙活虎地等待,现在已略带麻木。或许早已经心虚不知飘向何处,这种一朝春尽红颜老的感觉,潘自己也不自觉而已。见西门庆进来,她是慌的轻移莲步。这是“美人卷珠帘,深坐蹙蛾眉”。不过这种失神,对于潘金莲来说应该也只是刹那的。她很快便服侍起西门庆,送上了一款《金瓶梅》里名字最长的茶:

  浓浓艳艳芝麻盐笋栗系瓜仁核桃仁夹春不老海青拿天鹅木樨玫瑰泼卤六安雀舌芽茶。

  简言之,这茶里芝麻、盐笋、栗系、瓜仁、核桃仁、春不老、海青、拿天鹅、木樨玫瑰泼卤、六安雀舌芽茶。这春不老湿雪里蕻,海清据说是青橄榄,拿天鹅是白果,加上去真是酸甜苦咸啥都有,真有点怀疑这潘金莲是要毒死西门庆哈哈。

  但潘金莲是有认真地正经地焦虑地等待过西门庆的。在第8回,西门庆忙着娶孟玉楼,把潘金莲差不多给忘记了。一个多月不曾往潘那去。那时节的等待是没有磕瓜子这一说的。潘金莲不停遣人去看为何还不来,冲着武大前妻的女儿迎儿发火,作践她。自己又是做一笼肉包等着西门庆来吃,见总不来,自己就穿着薄纩短衫,坐在小兀上等。盼不见嘴里心里便骂负心贼。无情无绪,闷闷不语,用纤手向脚下脱下两只红绣鞋打相思卦,看来与不来。人在没有心绪,热切期待一个人的时候,的确是没有心思做这样磕瓜子磨洋工细活的。作为道具《警世通言》里玉堂春也是说无心绪吃那瓜子儿。

文章来源:乌海政府网 责任编辑:晓文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乌海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乌海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550-82200000 技术服务:0550-8110000 网上投稿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携讯网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