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logo >  旅游 > 景点 > 正文
投稿

由热转冷 京城民宿营业了吗?

2020-06-23 09:53:23 来源:北京商报

在北京市突发公共卫生应急响应级别由三级调至二级之后,原本将借端午节吸金的京郊民宿再一次由热转冷,6月21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不少民宿暂停营业,订单数量也急转直下。另一边,此前已经暂停4个多月的城市民宿在这一轮调整中仍然持观望态度,甚至有些短租民宿转型做长租,借此吸引客流。

急转直下

“业务刚刚有点起色,这一下又回到了谷底。”北京怀柔一家连锁民宿的创始人桃子(化名)不禁感叹道。桃子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他经营的京郊民宿目前已经暂停营业,除了退订的订单外,也在忙碌着一些退款的工作。据了解,桃子经营的民宿在北京拥有多个项目,共有200-300间客房,在民宿暂停营业后,桃子本打算借助端午小长假恢复营业额的想法又一次落空了。

桃子表示,今年5月,其位于怀柔的乡村民宿项目才恢复营业,此前因为疫情一直暂停营业。在疫情好转之后,6月初,他所经营的民宿项目周末已经恢复了70%-80%业务量,就在他积极筹备端午节如何接待游客,使业务量进一步复苏的时候,北京出现了新的疫情变化。

与桃子类似,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延庆等地已经有不少乡村民宿暂停营业,“出于防控疫情的需要,不少民宿在上周已经陆续暂停接待了”。一家民宿负责人表示,“即便不暂停营业,以目前北京疫情的形势看,也很少有人愿意来,相比两周前,订单量可谓急转直下。”

6月16日,在北京宣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响应级别调整至二级后,不少游客修改了原定的周末和端午旅游计划,其中,住宿产品退改需求十分集中。爱彼迎、小猪短租等民宿短租平台都针对北京新出现的疫情变化推出了新的退订政策。

在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看来,新的疫情冲击下,也让京郊民宿市场再次蒙上了一层阴影。

转租应变

与京郊民宿由热转冷不同,在新一轮疫情变化下,提早转型的城市民宿也将“以变应变”进行到底。

一位城市民宿经营者表示,随着疫情形势的逐渐好转,部分城市民宿已经在进行复工准备,也陆续接到了一些顾客订单。此前按照计划,6月底城市民宿可以恢复营业,但此次北京疫情形势的再次变化,也让新接到的几个订单被取消,城市民宿重启再一次变得“遥遥无期”。

无法恢复营业,房源长期空置带来的损失日渐增大,在此背景下,民宿经营者也盘算着将房子租出去。“我们经营房源主要的开支就是房租,另外,小院还进行了特色改造设计,装修费用及后续改造也是一笔较大的开支。为了覆盖成本,减少损失,我们将空置的院子进行出租,目前5套小院已经租出去了4套。”所愿民宿创始人安安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据了解,安安所经营的民宿品牌在故宫、雍和宫、后海等地共有5套小院,目前全部处于暂停营业的状态。

还有民宿经营者表示,原本春节对民宿业是一个小“高峰期”,年底基本全部满房,单套院子三年左右就可回本。但受疫情影响,房源于1月底就已经下架了。

据悉,目前北京城区出租的民宿房源类型主要有两类,其中整租主要面向公司企业,用于会议办公场所;而单间出租则主要面向北京地区工作的“上班族”,出租时长不等。

“其实,就算行业整体‘解禁’,客流量的恢复也需一个较长周期,业内预计可能要到今年底才能陆续好转,但具体情况确实还需观望,因此我们也在考虑转型,如将手中的房源尽可能由短租转向长租,进一步缓解资金流。目前很多民宿的现金流都严重吃紧,一旦租期延长,如单间出租的房型,‘押一付三’的出租模式能在短期内快速回流资金,甚至单个房间的租金就可覆盖整套院子的房租,尽量保证不亏本。”另有房东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

在安安看来,北方市场今年还是更适合将房源长租出去。“我们已与一些中介合作,进一步推广房源,且房租也相对较低,给租客的价格和房东给我们的基本一致,加上改造装修费用,根本不赚钱,但特殊时期,还是先保证生存。”

售卖产品止损

疫情对民宿市场的冲击还在持续,如何尽量减少损失也成为摆在民宿经营者面前的难题。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位于怀柔的明明山居民宿近日打起了健康饮食牌,向客人售卖有机蔬菜、瓜果等。

虽然此方式可以降低乡村民宿的部分损失,不过在民宿经营者桃子看来,并非每家民宿都可以采取此种经营方式。桃子表示,首先,并不是每家乡村民宿都具有如此大面积的土地,此外,一些土地也并不适合种植农产品。即便可以通过种植农产品贴补民宿经营的损失,但对于整个民宿经营来说,农产品的收入只能算是杯水车薪。

此前一家怀柔的民宿负责人侯先生表示,他所经营的民宿在关闭状态下,单月损失在20万元左右。如此计算,通过销售农产品显然不足以弥补损失。

与此类似,一些城市民宿的房东也通过售卖自制手工产品、节日礼物等减少房屋闲置带来的损失。

“平时闲下来的时间就可以自制一些手工产品,如房间装饰品、礼盒、糕点、小摆件,或是粽子礼盒等时令产品,并在微信公众号等平台进行销售,一段时间经营下来,也成为一项‘非房’收入。”安安称。

拾念四合院民宿主理人Abby还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从3月中旬开始,民宿尝试着做了一些偏电商化的产品销售。主要经营北京传统美食。“民宿挨着胡同口,胡同里有一些老城区的特色粮油店,我们通过小视频、小红书、抖音等新媒体进行产品推广,关注度也比较高,也能以此缓解疫情带来的民宿经营的资金压力。”Abby表示。

与此同时,部分连锁经营的民宿品牌逐渐将重心向南方恢复较好的地区转移过渡,在南方收购一些民宿项目进行运营。一些民宿品牌还将员工进一步稀释,通过裁员、项目分配调整等方式减少日常开支。

赵焕焱分析,在新一轮疫情冲击下,已经准备好重启的京郊民宿无疑损失更大,接下来,民宿老板只能通过其他跨界经营的方式来止损,不过这些也并不是长久之计,眼下还是期盼疫情早日过去,静待市场的重启。(关子辰 杨卉)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 责任编辑: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商界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商界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商业 / 家居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联系邮箱:5997 [email protected]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中国商界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7